自從木工
咻的一下退場後
油漆工就慢慢現身
原來這都有一定工法
該換誰進場
都早已安排好

我想我應該是算難搞的屋主
我想要在一片白雪中
漆上怪顏色
最後師傅只好當場調給我
他說調到我滿意為止

小拓的房間
有一面牆會貼壁紙
再全室貼腰帶
所以腰帶以下我要漆粉綠色
當師傅刷上第一次調好的顏色
我說"這是藍色吧"
他硬要說是綠色
我嚴重懷疑他有色盲

後來設計師出面
才化解"之爭"
原來是因為原本的牆有點黃
導致漆上綠色會看起來變成藍色
(因為燈還沒裝好
拍不太出來)


主臥室的房間
\\

主臥的主牆要漆成暗紫色 
但師傅硬幫我調成薰衣草紫
還說這樣比較""
我就是想要那種死死的顏色
但我又說不出那種味道
最後只好臣服於他的薰衣草紫



至於客廳的主牆
本來想要漆死藍的顏色
但因後來買了暗紫色沙發
只好作罷
我又不甘心的在廚房餐廳作顏色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設計師
他都用"南瓜湯顏色"
所以我和師傅說"我要南瓜湯顏色"
師傅"........."
不過他還是很盡責的幫我調了好幾次
他說這是藤色
"不要,我就是要南瓜湯顏色"
本來又要屈服在他藤色下
想了一夜
馬上和設計師說
我不要膚色了(很不尊重師傅的藤色,硬說是膚色)
全幫我漆成白色

還算滿意





連門都噴成白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ryan 的頭像
melryan

之前之後

melry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